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库存 >

文章标题:一个城市女人的乡村坚守

发布时间: 2016-11-07
  虽然困难,李艳还是给脑瘫娃过了个快乐的中秋节。 记者 彭瑜 摄
 
  她卖掉房子,投资46万元建起残疾儿童康复中心,经常免费治疗贫困脑瘫儿,一年多来,让11名脑瘫娃站了起来——
 
  9月15日一早,白淑婆孙三人离开了春雨残疾儿童康复中心。李艳落泪了。
 
  36岁的李艳是康复中心的创办人。白淑6岁的儿子患有脑瘫,在这里救治了5个月,可以站立行走了。但白淑已无钱医治,只好和婆婆带着儿子回家。
 
  一年零五个月,白淑的儿子是第10个放弃治疗的脑瘫儿。每次脑瘫儿放弃治疗,李艳都会揪心地痛。但李艳说,她会坚持到最后……
 
  1、护理病人
 
  病床前“瞟艺”成康复师
 
  李艳家住四川省南部县南木镇。1999年,她卫校毕业后在镇里卫生院当护士。
 
  2000年1月,叔叔家2岁的孙女摔成高位截瘫,李艳应邀辞职前往北京护理。
 
  侄女吃饭、穿衣、洗澡等,李艳要一一张罗。侄女每次做康复治疗,李艳就在一旁“打下手”。她一边辅助治疗,一边记下康复师的一招一式。回到病房,李艳将这些招式都用在侄女身上。
 
  “‘瞟艺’练成了康复师。”李艳的叔叔称,李艳爱学习、护理上心,孙女康复效果不错,不到3年,孙女就可以出院了。当侄女出院时,李艳拒绝了叔叔的高额报酬,只希望叔叔资助她继续学习脑瘫儿康复技能。
 
  照顾脑瘫娃不是个轻松的活儿,虽报酬不低,但那份艰辛,谁照顾过病人,谁就会摇头。李艳的决定让叔叔深感愕然,但还是满足了她的请求。
 
  “照顾脑瘫娃很艰辛,但他们和家人更痛苦。”在医院3年,李艳目睹了脑瘫带给患儿和家人的痛苦,“帮助他们解除痛苦,我会深感幸福。”
 
  2009年,李艳在北京市中国康复研究中心取得结业证书,并在中心担任康复师。
 
  李艳凭借一技之长,在北京站稳了脚跟。
 
  2、卖掉房产
 
  乡村建起残疾儿康复中心
 
  李艳留在了北京,也在这里结识了丈夫张伯虎。
 
  2010年,李艳随张伯虎回到奉节县甲高镇老家。村里徐少勇8岁的孙女患有脑瘫,李艳建议去做康复治疗。徐少勇拒绝了,觉得这是花空钱。
 
  “病情认识上有问题。”接连两年,李艳每次回到奉节,一边走访脑瘫患儿家庭,一边帮助孩子们做一些康复方面的训练。
 
  高天珍的孙子坐不稳、直摇头、耷拉着脑袋,9个月大时,到主城确诊为脑瘫。
 
  “医院开口要我们准备20万元。”高天珍说,一家人被吓了回来,虽然心里为孙子着急,但谁也不敢提治疗的事儿。
 
  短短一个春节,李艳的临时康复救治让高天珍的孙子病情有了好转。老人拉住李艳的手说,身边要有你这样的医生,我们娃儿就有盼头了。
 
  回到北京,每送走一个康复脑瘫娃,李艳就会想起奉节老家那些患有脑瘫的娃儿,还有高天珍老人企盼的眼神。
 
  “农村脑瘫娃就这样患病终生吗?”李艳与老公决定,2012年回老家专门救治农村脑瘫儿。
 
  没有人手,老公辞去北京的工作回老家;没有资金,夫妻俩就卖了甲高老家的房子,筹集46万元资金,在朱衣镇创办起了春雨残疾儿童康复中心。
 
  “把钱卷起跑了,看你咋办?”面对这个外地媳妇,亲友都为张伯虎捏了把汗。但张伯虎却说,相信自己的眼光。
 
  李艳感慨,老公的信任与支持,让她信心倍增。
 
  3、执着坚守
 
  一年让11名脑瘫娃站起来
 
  万州女孩程薪桦双腿分不开,膝关节弯曲,10岁了还没上学,想治疗,但因家庭贫困而放弃。去年,程薪桦在春雨残疾儿童康复中心免费治疗5个月,最后站了起来,当年9月顺利入学。
 
  “就觉得心头暖暖的。”一年多,李艳免除脑瘫儿费用10多万元,11个脑瘫娃站了起来。她称,免费用没啥,关键要唤起脑瘫娃救治的信心。李艳的笔记本记着10个脑瘫娃的名字,他们因各种原因放弃了治疗,“想起他们就心痛。”
 
  白淑的儿子去过不少城市求医。她透露,李艳每月只收1800元治疗费,240元住宿费,这些钱在城里只够房租费和生活开支。她称,老公一人打工,既要养家还要支付儿子医疗费用,实在撑不下去了。白淑说,李艳也不容易,只好放弃治疗回家。
 
  “100步走完了90步。”李艳这样形容放弃治疗的孩子,但她理解脑瘫儿家人的艰难,常自责没更大的实力帮助孩子们。
 
  刘玲(化名)为照顾患有脑积水的孙子提前退休,结果老伴离她而去,现在就担心孙子的病情影响儿子儿媳的感情。
 
  刘玲说,李艳不只是救脑瘫娃,还救了一个家。
 
  白淑的放弃,再次动摇了张伯虎的信心。他告诉记者,家里还欠12万元贷款,两孩子上学,现在连个家都没有,去年春节靠借钱过年。他担心,这样越做越亏。
 
  “哪怕只有一个孩子,我都要坚持。”李艳说,农村医疗条件差、家庭经济拮据,她要用行动唤起社会对农村脑瘫儿的关注。
 
  奉节县残联负责人称,李艳放弃城市生活坚守乡村,为农村脑瘫娃带来希望,残联也在积极争取,努力为康复中心提供更多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