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新闻 >

文章标题:从调电价风波看岛内政治恶斗

发布时间: 2016-04-01

台湾“经济部”依照电价公式决定调降电价9.56%,蔡英文政策办公室执行长、候任“行政院政务委员”张景森突然要求“经济部”暂缓执行。不但“经济部”为难,更造成部分舆论的负面评价。老实说,降价是依“立法院”决议的机制执行,“经济部”没有不执行的空间。更直白一些,当初会有电价公式,是在民进党反油电双涨运动下,由民进党团主导决定的。张景森的动作,其实是在推翻自家人在当初的决议。

  这是怎么回事?民进党一向挺油电双降不遗余力,当初借“油电双涨”为由痛打马当局的时候,可是从没手软过,如今电价真要调降了,张景森竟带头成了反对的一方,他是蔡英文政策办公室执行长,这个动作至少得到“总统当选人”的背书。相对地变成是国民党“立院”党团扬言,要公布阻止调降电价的“立委”名单。朝野转换立场如此快速轻便,看来唯一能够解释的理由就是:换了位置就换了脑袋!

  公平而论,张景森介入电价调降,是一种公共政策理性决策的考虑,毕竟现在燃料价格虽是低档,但随时可能反弹,总得要考虑下半年燃料价格万一回升、电价上涨的政治风险。再加上新当局已确定要发展再生能源,要实践2025非核家园政策,此举势将增加天然气、再生能源发电的比重,考虑发电成本,长期电价上涨已是必然趋势,与其届时被围剿,不如现在先“冻降”,问题是,如果此刻的民进党还是在野党,还会有这样的动作吗?

  此一时挺“冻降”,彼一时挺“冻涨”,如果现在的作为都是合理的,那么以前的作为又算什么呢?这正好像,面对“中研院院长”翁启惠的角色分际甚至违法行为,民进党上下一致表现出异常的体谅与宽容,相对于大选期间对王如玄合法购买军宅的围剿与挞伐,摆明了就是先论敌我,再谈是非,这种双重标准,民进党不仅操作得理所当然,甚至是理直气壮。如果说,以前身分是在野,现在当家了,当然该有不同的作法,那么民进党愿意接受未来的国民党也复制这种作为吗?

  谁都记得,早在2008年3月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战确定政党轮替之后,恰好遭逢国际油价因买盘力道迅速涌进,价格大幅拉高。当时已是“看守政府”的民进党当局却公开宣告,将选前冻涨的油电价格将继续冻到520政权移转,迫使当时的台湾地区副领导人当选人萧万长公开响应此一作法不负责任,也迫使马当局上任后,为反映合理燃料成本,就任不到10天的首任“行政院长”刘兆玄就宣布“一次调足、多元分摊”的油价调涨方案。由于当时“油电双涨”带动物价上涨,让马当局饱受批评,那时期骂最凶的就是民进党团,“行政院长”刘兆玄还为此公开道歉。如今情势异变,“行政院”可不可以干脆就“一次降足”,让520后的新当局承担涨价的风险?

  要知道,蔡英文可是不只一次地公开承诺过要10年之内不涨电价,她又在竞选政见中公开的宣示要发展绿能,这两个主张谁看了都欢迎,问题是在实践上,既要“发展绿能”又要“低廉电价”,简直近乎是不可能的任务,全球目前还找不到一个以绿能为主要能源的国家是低电价的。从这个角度看,张景森的动作完全可以理解,它部分也反映了蔡英文的焦虑。毕竟下半年民进党当家后,如果国际油价反弹大涨,迫使岛内油价必须双涨,类如马当局当年的魔咒将立即应在新当局身上,届时当年刘兆玄是怎么被骂,未来林全也一样得承受。

  不讳言没有人乐见这种恶性循环一再重演,油电价格本来就受制于全球市场的变动,谁也没能耐操纵,拿这个攻击执政党本来就没必要,问题是当2008年与2012年马当局两度迫于能源价格飙涨,而被迫实施油电双涨之际,民进党是怎么样地在围剿呢?如今做执政党了,愿不愿意让在野的国民党一报还一报呢?如果不愿意,那么就请记住,不要再换了位置就换了脑袋,谁都有机会当家,该朝野共同面对的,就该保有一定的高度,否则今天骂别人的话,他日同样的话也会骂到自己身上。

  作为庶民,我们似乎只能随着一次又一次政党轮替,耐心等待政党政治更成熟,只是,台湾还能容忍政客折腾多久?